金国末期,哀宗夙兴夜寐,一度颇有中兴气象。但他劝人进谏又不愿意别人指责自己的过失,而且没有知人之明,所提拔的大臣,多有昏庸腐朽之辈,最为后人唾骂的是白撒,其次则是宰相完颜合周。

完颜合周是金国的宗室,在宣宗朝位至元帅左监军。他出身军伍,但喜欢充斯文,作诗用词粗俗,非但谈不上文采,往往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。

与他写的诗相“媲美”的,是他的军事才能。中都被围时,宣宗命令他率军驰援,他却畏敌怯战,不但没有解围,反而与蒙古军一触即溃,白白损失了大批精锐,这使宣宗大为恼怒,削了他的爵位,痛责80大板。

2b42616e825782e107f1a36349ece917.jpg

可惜他记性不好,好了伤疤忘了疼。过了一年,合周奉命领兵去陕西抵抗蒙古军,他又畏首畏尾,坐失战机,使得军事重镇潼关被蒙古军收入囊中,从而使金国腹地完全暴露在蒙古军的威胁之下。合周一败再败,按律当斩,但他是皇亲国戚,上百个皇族成员纷纷上书为他开脱求饶。

宣宗余怒未息,大怒说:“合周上次救中都,还没到达中都就已溃败,导致祖宗陵园沦丧,所犯罪过就已当诛杀。我宽大处理,饶他一命。后来又委任他镇守陕西的重任,不料他再次丧师辱国。罪上加罪,国法难容。”但是宣宗时,因卫绍王对皇族大加杀戮,人才凋零,因此宣宗对皇族特加保存,遂免从轻处置,削官回家了事。

被宣宗冷落后,合周在家赋闲了好几年,少做了一些祸国殃民的蠢事。哀宗继位后,他又蠢蠢欲动,耐不得寂寞,企图东山再起。哀宗末期,三峰山兵败之后,蒙古军的铁骑逼近汴京(今开封)。一番围攻后,金朝凭借着汴京强大的防御工事和军民的协作,勉强击退蒙古军的攻势。

但是金朝已到油尽灯枯的边缘,汴京城在大战后,由于人口集中,瘟疫流行,更可怕的是,城中严重缺粮,数万大军无以为继。于是,哀宗置局“括粟”,向城中居民强征粮米。括粟官对居民说:“如果一旦粮尽,就拿你们的家人作军食,你们还能吝惜吗?”括粟18日,后改为“进献”。随后,令上党公张开等率步军保护陈留通许间的粮道,停止贫民献粮。

f5978f91ece19cd9206667e23fec04b1.jpg

这时,百无聊赖的前御史大夫完颜合周终于找到了机会,他向哀宗建议说,京城百姓家中有粮,至少可以征得百万石小米,足够军需了。哀宗利令智昏,竟然采纳这一建议,任命合周参知政事,和左丞相李蹊共同策划“括粟”事宜,大肆搜括汴京劫后余生的百姓存粮。

完颜合周亲自起草《括粟榜文》,要求每家自报存粮,并规定成年人允许定量存留粮食一石三斗,年幼者减半,余粮统统交公。各家都必须把存粮总数写在门口,如有虚报,将严惩不贷。在合周起草的榜文中,白字连篇,其中写道:“雀无翅儿不飞,蛇无头儿不行。”“儿”字本应写“而”字,合周不学无术,以“儿”代“而”。下属明知有误,却不敢擅自改动,就将错就错贴了出去。京城的人们看了后,哭笑不得,切齿痛恨,于是把合周叫做“雀儿参政”。